哈萨克族百科

广告

哈萨克毡房的内涵是什么?

2011-10-09 13:13:20 本文行家:塔玛夏

哈萨克毡房及其文化内涵蒋新慧(西北民族学院预科部,甘肃兰州730030)[摘要]碧野在《天山景物记》中误将哈萨克毡房当作“蒙古包”,其实哈萨克毡房不同于蒙古包,同时它具有独特的民俗和精神文化的内涵。它融入了哈萨克人独有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艺术气质、审美倾向、行为准则、宗教情怀等,反映了哈萨克人的社会组织制度和精神气质,它和哈萨克人的文化融为一体,构成了独具民族特色的民俗景观。[关键词]误解;哈萨

                                                                      哈萨克毡房及其文化内涵  

哈萨克族毡房群哈萨克族毡房群


                                                     蒋新慧 (西北民族学院 预科部,甘肃 兰州 730030)

                [摘 要]碧野在《天山景物记》中误将哈萨克毡房当作“蒙古包”,其实哈萨克毡房不同于蒙古包,同时它 具有独特的民俗和精神文化的内涵。它融入了哈萨克人独有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艺术气质、审美倾向、行 为准则、宗教情怀等,反映了哈萨克人的社会组织制度和精神气质,它和哈萨克人的文化融为一体,构成了独 具民族特色的民俗景观。

                [ 关键词] 误解;哈萨克毡房中的文化;文化中的哈萨克毡房

                [ 中图分类号] K892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001 - 5140 (2001) 02 - 0063 - 07

                哈萨克毡房以其易于搭卸、携带方便、坚固耐用、居住舒适、防寒、防雨、防震的特点成为千 百年来哈萨克牧民喜好的一种民居形式,而且沿用至今,成为哈萨克民族文化中独特、亮丽的 一道景观。然而哈萨克毡房却常常被混同于蒙古包,其独特的民族文化内涵没有得到应有的 张扬。就连我们著名的作家碧野先生在他的名篇《天山景物记》的《迷人的夏季牧场》中也写 道: “只要你朝着有火光的地方走去,不论走进哪一家蒙古包,好客的哈萨克牧民都会像对待亲 兄弟似的热情地接待你。”

               [ 1 ] 这里碧野先生显然把哈萨克毡房混同于蒙古包了。从民俗学意义上说,哈萨克毡房并不等同于蒙古包。尽管它们都是帐篷类民居的特殊形式,在形状、结构、 材料等方面有较多的相似性,但它们远非简单的物质民俗形式本身,更多地包含了特定的精神 民俗的特征。哈萨克毡房是哈萨克先民在长期生产、生活实践中创造出来的物质居住民俗,同 时也是哈萨克族人民精心构思的第二自然,那是哈萨克精神文化的物质形式。 哈萨克毡房也叫哈萨克包,它是哈萨克牧民的家,也是他们从事生产的场所。春天接羔 时,毡房是护理羔犊的“医院”;夏季要酿制酸奶,提取奶油,制做各种奶制品,毡房又是牧民们 生产乳制品的车间。特别是隆冬季节,外面天寒地冻,毡房里却温暖宜人,成了人畜抵御暴风 雪袭击的“堡垒”。毡房也曾是孩子们上学的课堂和嘻笑游戏的场所。现在哈萨克牧民大都过上了定居生活,住上了土房、砖房、楼房,生产生活环境有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哈萨克人依然珍 爱这种古老的民居形式,以一定的形式把它保留在自己的生活里。

              比如在新疆天池等风景区, 哈萨克毡房作为一道独特民俗景观被展示。而且每逢哈萨克人的节日纳吾鲁孜节、肉孜节(伊斯兰的开斋节) 、古尔邦节(伊斯兰的宰牲节) 等,哈萨克人都会在有条件的 场合搭起毡房、载歌载舞,让歌声、笑声回荡在座座毡房内外。 哈萨克毡房是哈萨克先民们对大自然天然选择的结果,大自然为这种选择提供了理想的 天然大仓库。哈萨克草原上的芨芨草、柳条、兽皮、畜毛是大自然无私的馈赠,哈萨克先民凝聚 起民族集体的意志、兴趣和情感,使人与大自然和谐地联结起来,对自然原料进行艺术加工、精 心构思,他们的精神作用于自然物的过程和结果形成了哈萨克毡房这种民居。

             马林诺夫斯基 在《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中谈及人类衣食住行时说: “被人日常追逐的东西,促使全部落的 趣味、情感、冲动等要素集中在上面而集品起来的每种这样的品类上面,都集中了一种具有社 会性质的情操。”

              [ 2 ] 哈萨克先民毡房的文化生成发展与自然环境有密切关系,哈萨克先民们为 了在变幻莫测的草原中环境维持生存、使机体更加适应环境,集结群体的知识和经验,发挥他 们伟大的探索力和创造力建构了哈萨克毡房,它是世世代代哈萨克人的智慧结晶,也成为哈萨 克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积淀,是哈萨克民族文化不可少的一部分。 哈萨克族是我国历史最早有记载的少数民族之一,它的族源主要是古代的乌孙、康居、奄 蔡等古代部落,先秦时主要分布在哈萨克草原上,后来由于迁徙、战争等因素,匈奴、鲜卑、柔 然、突厥、契丹、蒙古等民族不断地融入了哈萨克民族之中,形成了今天拥有1000 多万人口,地 跨欧亚大陆的大民族,其人口比全世界的蒙古族多一倍。他们生活在从阿尔泰山、天山向西到 里海之间300 多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地域上,在我国主要分布在新疆、甘肃、青海也有少部分解 放前从新疆迁徙来的哈萨克人居住。哈萨克先民和蒙古族先民生活的地域在古代曾接近、相 同或先后有过交叉,我们不排除哈萨克毡房的形成和发展中和别的北方少数民族民居的相互 结合、相互补充、相互融汇,然而这种文化的传播、采借、接触、互化、整合作用仍取决于哈萨克 核心民族的思想情感、价值趋向、审美情趣、精神气质等内因。历史上也没有史实证明哈萨克 毡房就来源于蒙古包,也没有把哈萨克毡房叫作蒙古包的记载。相反远在西汉时,远嫁乌孙王 昆莫的刘建之女刘细君公主在她的诗《黄鹄歌》中曾这样描绘乌孙(今哈萨克族源中重要的一 支) 的生活: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 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 3 ] 这里的“穹庐”就是指哈萨克毡房,说明远在2000 多年以前哈萨克人的祖先就已居住在毡 房里了。哈萨克人历来把毡房当作他们祖先的重要创造,随着历史的发展这种传统民居文化 日臻完善,而建造毡房也已成为哈萨克牧民的基本手艺。 哈萨克毡房一般由栅栏、房杆、顶圈、房毡、门和门框等组成。栅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宽 栅栏,称为“风眼”,它轻便,但经不起风吹;另一种是窄眼栅栏,也称“网眼”,它虽然笨重,却很 结实耐用。栅栏由横竖交错的细柳杆用牛皮绳扎紧而成、相连成菱形,每块栅栏高1. 5~1. 7 米,宽约3. 2 米,可以自由折合,若10 块栅栏组成毡房的墙,上面要架起六、七十根房杆。房杆 的上端插入顶圈眼内,杆下端弯曲成方形与栅栏捆绑连接。顶圈上用3 段弧形木头连接成房 顶,又可作毡房的窗户。在栅栏围墙外围上一圈用彩色毛线织成的芨芨草草帘,再在房架上裹 上一层白毡,房杆上围上篷毡,房顶盖上顶毡,再用宽约8 寸到12 寸的彩色毛绳捆在外面;另 外在东面再安上门,门高一般4. 5 尺,宽近3 尺。哈萨克毡房的门较讲究,一般为双扇雕花木 门,哈萨克语叫“斯克尔莱乌克”,门外有毡帘。最后在毡房周围挖好排水沟漕,这样毡房就算 落成了。哈萨克毡房在结构上不同于蒙古包主要体现在上部房杆和围墙连接处。哈萨克毡房上部 是穹形,蒙古包上部呈伞形;

             [ 4 ] 哈萨克毡房的房杆上端为弓形,下部弯曲成方形捆绑在栅栏 上,而蒙古包的房杆是直直地搭在栅栏上的;

             [ 5 ] 另外蒙古包上面是十字拱顶,下部有支撑栅栏 的底架,它的大小、高低尺寸、门的装饰也不同于哈萨克毡房。

             [ 6 ] 各自显示出不同的工艺技术。 哈萨克毡房在哈萨克语里表示为“宇”,即“房子”,表示“家”、“户”。哈萨克人的传统家庭 就是由住在同一架毡房里的人组成。实际上同一架毡房里居住着一夫一妻和他们的未成年子 女,这是典型的传统家庭。女儿成年后要远嫁外氏族。而儿子成年后从父母的毡房分出部分 财产,在父母毡房附近另建新毡房迎娶新娘。为迎娶新娘而建的毡房叫“奥塔吾”,里面放置着 新家俱和新娘的嫁妆。父母的家业由最小的儿子继承。传统上,儿子的第一个孩子要送回父 母身边作为父母的“亲生子”,本来的祖孙辈份变成父子辈,彼此遵从父子称谓;本来的父子辈 成了平辈,彼此以兄弟姐(嫂) 妹相称。从这个意义上说并非每架毡房里都是由一夫一妻及未 成年子女组成,而实际情况要复杂些。比如解放前,哈萨克家庭实行父系家长制,哈萨克社会 里允许一夫多妻,妻妾可与丈夫共居一架毡房。在富有的家庭,通常为妾另立毡房。毡房建制 集中地反映出哈萨克人过去的家庭关系、婚姻制度和伦理观念。 毡房还联系着哈萨克人曾实行过的部落制度。哈萨克人的毡房大都搭在父母亲的毡房附 近,血缘亲近的牧户总是在一起,这些出自同一父系祖先的近亲的一架架毡房群被叫做“阿吾 勒”。其规模少则5 至6 架,多则10 至15 架毡房不等。阿吾勒是哈萨克社会最基层的单位, 这种以血缘为纽带的关系成为团结部落内部成员的重要社会组织形式,直到当代仍然较完整 地保留着。同一阿吾勒在经济上、风俗文化上、精神生活上,以及社会关系紧紧联结在一起,阿 吾勒有共同的驻地、草场、放牧点,各户也有自已的牲畜、家庭财产。阿吾勒的头领通常由较富 有,生产经验丰富的长者担任,他的名字往往就是阿吾勒的名字,他要对生产和安全负责。阿 吾勒成员都对他表示出服从和尊敬。阿吾勒成员一起随牧场转移搬迁毡房,一起在共同的牧 地上放牧,共同分享食物,在生产和生活上互助合作,共同创造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阿吾勒 是哈萨克部落社会的核心,毡房记录下了这种社会组织的制度文化。 哈萨克毡房的内部布局,一般正上方靠房壁最里边放置箱柜被褥,进门右侧放置炊具、食 物,进门左侧放置马具、猎具,拴幼畜。房中央正对天窗处置火具,用三角架搭成圆形铁架,上 置炊具烧茶、做饭。燃料多用木柴,也用牛粪。毡房的地上多铺有毡或皮子,供人起坐。毡房 的右上方放置床铺。传统上哈萨克人没有桌凳,人们席地而坐,男子盘腿坐,女子屈一支腿跪 坐。毡房的正上方是上座,一般留给尊贵的客人,平时也是哈萨克牧民做“乃玛子”的地方(穆 期林每天五次的礼拜的地方) 。客人进毡房后从左手方向按尊卑长幼顺序入座,家庭成员在右 侧,这里集中体现了哈萨克人毡房中的日常生活状况和尊老、好客的传统礼俗。特别值得一提 的是哈萨克人中流传着: “祖先的遗产一部分是留给客人”

             [ 7 ] 的谚语,毡房礼俗把这种思想体 现得非同一般,生动地反映了哈萨克人的传统观念、精神风貌、道德情怀。 哈萨克的毡房里到处都是哈萨克人的艺术杰作。一般在毡房里的床毡、挂毯、地毯上都有 妇女用彩色的毛线缀出的美丽的花纹,甚至连毡房周围的芨芨草帘上、扎围墙的毛绳上,她们 都要编织出赏心悦目的彩色图案。毡房的床幔、箱套、挂袋、门帘上都有妇女们精心构思制作 的花纹图案。这些图案名目繁多,有几何图形、鹿角、树枝、云等,一般用红、黑、桔红,绿、蓝等 色套剪、正反对补、虚实相映,图案粗犷豪放,色彩对比鲜明,艳丽夺目,充满草原文化气息,展 示出哈萨克妇女独有的文化气质和才智。 哈萨克男子擅长搭毡房,还擅长木器制作、兽骨雕刻、金属镶嵌。他们用木头制作房架、箱 柜、摇篮、木床,在门板、木床、乐器、马鞍等上面雕花。并用贵重金属和宝石装饰骑具和日用品 的精美图案。毡房里常见的乐器冬不拉、柯布兹琴、斯布兹柯木笛都是男人们的手艺,展示出 哈萨克男人的睿智和审美情怀。 走进哈萨克毡房,哈萨克文化气息扑面而来,无不显示着哈萨克民族独有的民族心理、价 值观念、精神风貌、审美情趣、艺术气质。同样哈萨克的文化中到处都渗透着毡房的影子,毡房 和哈萨文化水乳交融形成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现象。 比如在哈萨克的宗教文化中,早期萨满教对哈萨克族影响较大,在哈萨克的一些部落里至 今还留有萨满教的习俗,表现较突出的是巫医治病唱的巴克琴歌。在有些巴克琴歌中,萨满巫 师自编自唱,把自己的萨满灵魂描述得非常强大、可怕、不可捉摸,似鬼蛇在毡房里出入,造成 一种恐怖神秘的宗教气氛。如: …… 毡房架子上都是棕蛇, 整个草帘子全部都是灰蛇, 招呼的时候,你就进来,蛇, 你来把这个祸害弄个粉碎, 你把它弄个不死不活,蛇!

                [ 8 ] …… 这样把古老的民居和宗教有机结合成一体,生动地反映出哈萨克人早期的宗教情怀和日 常生活状态。在哈萨克人的伊斯兰宗教歌中,以“加拉帕赞”为代表,也常常把毡房当作描摹歌 咏的对象。“加拉帕赞”是在肉孜节的夜晚由一些男子走门串户,在毡房前用歌祈求节日施舍 而唱的颂扬毡房主人殷实富有、乐善好施的宗教歌。哈萨克歌手把主人的毡房的殷实融入宗 教的祈盼祝福之中,使毡房涂上浓浓的宗教情感。如: 毡房哟,你的家,你的家, 你家的毡房真够气派, 好像一座白色的小山, 该是哪位阔人的家宅, 愿白色毡房鸿运齐天, 任什么晦气都快躲开, 祝愿这个人家的大叔, 托胡大的福没祸没灾。

               [ 9 ] 在哈萨克人的生活习俗歌中,毡房更是一种歌咏的对象和文化的象征。在结婚礼俗中,哈 萨克人要唱喜事序歌、萨仁歌(劝嫁歌) 、加尔—加尔歌(男劝嫁,女哭嫁) 、哭嫁歌、远嫁歌、揭面 纱歌等。歌中往往充满了对父母毡房的留恋、对新毡房(新家) 的祝福、祈盼和憧憬,毡房也伴 着这些婚嫁习俗永远留在了哈萨克人的记忆中。比如“加尔 - 加尔”(常由新郎的哥哥、或弟 弟、或同龄好友、伴郎边走边唱来到新娘的新毡房前和毡房里的妇女对唱) 。男常唱道: 雪后的毡房搭起来,     新绸子被褥叠起来,      镶银的马鞍摆起来,     、绣花的绒毯挂起来,      新打的木床支起来,      大红帐子挂起来;      新擀的花毡铺起来,      就等着新娘嫁过来。     木汗我唱起那劝嫁歌,      新家里有那好公婆,      姑娘别再舍不得走,      等待你的是好生活。

               [ 10 ]      这里对新毡房详尽的歌咏述说,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喜悦与温情,给新嫁娘一种心理安 慰。而毡房里的妇女则常唱: 啊哟,白毡房要搭在平坦的地方, 用明亮的镜子才能照到姑娘的面容。 别说公公像自己的父亲, 可谁能像我自己的慈爱的母亲一样? 唉! 再见吧,亲爱的故乡。 歌词唱出了女方同父母亲人分离的痛苦和对未来生活的惶恐和不安,这里新毡房的位置 及新家庭的和睦成了她担心的对象。为此男方则常唱以下词来打消新娘的顾虑: 亲爱的姑娘,    我把毡房搭在有青草的地方,    白发苍苍的老人也要来作客,    你去的是和睦慈爱的家。

               [ 11 ]    …… 怨嫁歌(阔来斯) 则更多表现出少女的忧怨和对新家的(新毡房) 的企盼。如: 盼只盼新毡房建在平坦的草地上, 盼只盼我的婆婆能待人和气。 亲人们再见吧! 平安如意。

               [ 12 ] 在《哭嫁歌》中则更多表现少女对父母家人的眷恋,老毡房则成了反复吟咏的对象。如: ……  舍不得毡房里的花毡子,   舍不下手上的花戒指,   舍不下我那家里可爱的弟弟哟。

                [ 13 ]   …… 毡房这种作为家的意象在婚嫁歌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家”使毡房充满了浓浓的温情, “新 家”也使毡房充满了哈萨克少女的忧怨情愁。毡房作为家的意象在哈萨克古老的民间谚语里 也屡见不鲜,成为民间文学中有机的组成部分。如: 不嚼碎,不知味,    不出毡房,当不了牧民。

                 [ 14 ]  又如: 游子恋毡房, 天鹅恋池塘。

                 [ 15 ]哈萨克人还用谜语的形式具体生动地描绘出毡房的灵动的形象。比如: 一团灰影,一动不动;           只有躯壳,没有生命;           骨骼交叉,横七竖八;           没有眉毛,一只眼睛,           (谜底:毡房)        又比如: 六只花斑鸟, 六只花斑鸟凑到一起是大鸟; 这只鸟真不小, 有关节的大腿骨成了白牙帐的支柱; 这白牙帐真不小, 搬迁的时候得用六十峰骆驼驭载; 这白骆驼也不小, 卧下来还能跟松树比高低; 这松树也不矮, 早晨起来灰背隼从树底下起飞, 到晚上才勉强飞到松树梢; 这一天可也不短, 早晨生的马驹都成了高头大马天才到傍黑。 (谜底是顶部3 块顶毡,毡房四周的 3 块围毡,带叉的木竿,吊起的茶炊,晚间做饭的铁 锅。)

                [ 16 ] 在迷语中,哈萨克人还常用毡房来设喻。比如: 我的客人在野地立一架毡房,      只因我那客人头脑里少智慧,      客人一进来,那毡房就坍塌,      我那留宿的人就留在了房底下。     (谜底:捕猎的网)      谜语中,毡房除了作为居住物质民俗外,更多地还积淀了哈萨克人独特的生活经验、思维 方式、个性气质、精神风貌。 哈萨克人的毡房展示着哈萨克文化,哈萨克文化透视着毡房文化。在哈萨克的组织制度 文化、宗教文化、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等文化中到处都可找到毡房的踪迹,在毡房这种物质民俗 中也渗透着哈萨克人特有的价值观念、审美情趣、精神气质、社会组织制度文化等,这使毡房成 了哈萨克族最具特色的民俗文化。 但由于哈萨克族在我国分布较少,主要集中在西北边陲,加之民族语言不通,经济发展缓 慢,生活方式的迥异等因素,他们和内地交往较少,以至国内很多人对哈萨克民族的了解很不够,对哈萨克毡房这种独具民族特色的民居产生误解。今天我们面对西部大开发的大好形势, 很有必要切实贯彻好党的民族平等、发展民族语言等民族政策,弘扬哈萨克民族的优秀文化, 使哈萨克毡房走出新疆,走出西北,走向全国。因为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哈萨克毡房文化 一定会在世界文化中发光发彩。

                 参考文献: [ 1 ] 赵国栋、郭鹏举1 基础汉语[ M]1 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31151

                               [ 2 ] 马林诺夫斯基1 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 M]1 北京: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012381

                               [ 3 ] 何奇1 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概况[ M]1 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861361

                               [ 4 ] [ 5 ] [ 6 ] 王琦、王叔凯1 甘肃少数民族[ M]1 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8912781

                               [ 8 ] [ 9 ] [ 10 ] [ 11 ] [ 12 ] [ 15 ] [ 16 ]毕木寻 1 哈萨克民间文学概论[ M] ,中央民族学院出社,19921

                               [ 7 ] [ 14 ] 李作霖、吴开胜、郭海云1 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和社会思想资料选编[ C]1 天津教育出社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塔玛夏哈萨克族,中央民族大学哈萨克语言文学系10级学生。 热爱唱歌、摄影、吉他和写作,小文艺派。 热衷于本民族文化资料的收集整理,因为一直关于哈萨克族的汉语资料较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建立的站点达到资源的共享,以及更多哈萨克族文化的展示。 在建站以及文章内容方面多有不妥之处,希望大家能多多指导。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