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族百科

广告

准噶尔汗国和哈萨克三玉兹关系?(二)

2012-01-24 11:49:09 本文行家:塔玛夏

二明崇祯8年(1635),巴图尔珲台吉继为准噶尔部长、与和硕特部长同为卫拉特联盟之主。鉴于当时的形势和处境,他首先倡导结束了东西蒙古近百年的纷争,与东蒙古达成协议并结成联盟,制定了著名的《蒙古——卫拉特法典》,为卫拉特蒙古的进一步发展壮大创造了相对和平、稳定的社会环境。他还采取一系列措施,主动团结其他卫拉特部落,发展生产,使准噶尔部逐渐成为各部的中心,史称“四部虽各有牧地而皆以伊犁为会宗地”。同时



哈萨克族哈萨克族




明崇祯8年(1635),巴图尔珲台吉继为准噶尔部长、 与和硕特部长同为卫拉特联盟之主。鉴于当时的形势和处境,他首先倡导结束了东西蒙古近百年的纷争,与东蒙古达成协议并结成联盟,制定了著名的《蒙古——卫拉特法典》,为卫拉特蒙古的进一步发展壮大创造了相对和平、稳定的社会环境。他还采取一系列措施,主动团结其他卫拉特部落,发展生产,使准噶尔部逐渐成为各部的中心,史称“四部虽各有牧地而皆以伊犁为会宗地”。同时,为了改变四境逼处的被动的外部环境,争夺贸易城市和扩大牧场,巴图尔珲台吉对哈萨克、吉尔吉斯等族采取了积极的攻势,从此,对哈萨克的战争劣势转为优势。

17世纪前半期,哈萨克人占据着巴尔喀什湖以南的楚河、塔拉斯河流域,并且控制着塔什干、安集延、撒马儿罕等传统的中亚贸易中心。1635年,巴图尔珲台吉率众与哈萨克伊施姆汗交战,大败哈萨克军,并俘获了杨吉尔王子,然后任其逃走。杨吉尔因此而时图报复,“不断蹂躏卡尔梅克(即卫拉特——引者注)的居民点。”1643年, 巴图尔珲台吉发动远征,在和硕特部首领鄂齐尔图和阿巴赖台吉的协助下,率1.5万人并联合土尔扈特等其他部族的1 万人进攻杨吉尔。 后者仅以600人应战,他将一半兵力部署在峡道要塞里,另一半部置在山后, 当巴图尔珲台吉的军队发动进攻时,杨吉尔率军包抄其后路,并用火器威力,使准噶尔军队遭到很大损失。后来,另一位哈萨克王雅兰杜什率军2万前来增援,准噶尔军队被迫撤退, 但带回不少战俘并占据了那一片地方。第二年巴图尔珲台吉重整部队准备再次进攻哈萨克, 在昆都楞台吉的斡旋下才未成行。但到1652年时双方终于再次发生战争,杨吉尔也在战斗中阵亡。经过一系列的战争,卫拉特在对哈萨克的斗争中占据了优势,迫使哈萨克等部“在所有的事情上都仰望着巴图尔珲台吉,并服从他,所以喀尔木克(即卫拉特)人的势力才如此强大。 ”在巴图尔珲台吉时期, 准噶尔的领地北及额尔齐斯河流域和鄂毕河中游,西至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以及天山北路广大地区,在我国西北边疆,逐渐形成了以准噶尔部封建主为核心,联合卫拉特其他部落首领的民族政权。因此,清代亦以“准噶尔”统称卫拉特各部。

1670年准噶尔首领僧格被杀后,其弟噶尔丹脱掉袈裟,在西藏僧俗上层的支持下,从拉萨回到准噶尔部,并在僧格旧部与和硕特部鄂齐尔图汗的支持下,击败政敌,“遂为所部长”,掌握了准噶尔部的统治权。接着他采取“近攻计”(先近后远,先弱后强),首先兼并了卫拉特诸部,扫平了天山以北的草原游牧区。1676年“以西域既定,诸国咸愿奉为汗”,噶尔丹“请命五世达赖喇嘛”,称博硕克图汗。接着把矛头指向天山南路广大地区。康熙19年(1680),趁南疆内乱,派大军征服了今南疆地区。1681年以后,为了夺取中亚贸易城市、控制哈萨克草原,噶尔丹又连年向西发展,征伐哈萨克、诺盖等部族。 1682 —1683年,噶尔丹率军向哈萨克头克汗(1680—1718年任部落首领)发动了猛攻,使之受挫,几乎全军覆没。康熙23年(1684)再度进攻中亚,攻占并毁掉了赛里木城,将势力扩展到了撒马儿罕、布哈拉、乌尔根齐地区,当地的哈萨克人、布鲁特人(柯尔克孜)均处在他的权力之下。《清圣祖实录》(《高宗实录》卷496,第255页)载:“塔什干城内,向日驻扎回人阿奇木一员,厄鲁特答尔罕一员”,并相沿至后来的策妄阿拉布坦时期。这说明,噶尔丹在占据塔什干之后派驻了官员进行管理。从此以后,由于噶尔丹把精力集中到了喀尔喀蒙古地区,逐渐放松了对上述这些地区的统治,这些属地和属民也就渐渐地摆脱了他的控制。

到策妄阿拉布坦及其子噶尔丹策零时期,是准噶尔势力的全盛期,也是它在国际生活中发挥最积极作用的时期,在对哈萨克的关系中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17世纪后期以后,哈萨克开始分为三个玉兹,乌拉玉兹(即大玉兹)主要分布在巴尔喀什湖以南的楚河、塔拉斯河和伊犁河流域,塔什干、撒马儿罕等地亦归其控制;鄂尔图玉兹(中玉兹)分布在大玉兹之北,夏牧场在锡尔河中游及卡腊山脉一带,冬牧场在托博尔河、伊什姆河、努腊河、萨雷苏诸河流域;奇齐克玉兹(小玉兹)位于今西哈萨克斯坦。策妄阿拉布坦继准噶尔汗位后,于1698年首次与哈萨克之间发生战争,这也是他第一次以汗王的身份对外采取的行动。是年,策妄阿拉布坦向清政府陈述此次用兵的理由时谈到:他曾应哈萨克首领头克汗之请,将噶尔丹俘去送给达赖喇嘛的头克汗之子,并派500人护送到彼处, 谁知头克汗背信弃义,尽杀500使臣,又“杀了吴赫德巴图尔台吉, 掳掠了其人民,续又掠吴梁海(即乌梁海——引者注)百余户人”。此外,头克汗的人马还袭击了从伏尔加河的土尔扈特部来准噶尔的商队,其中包括阿玉奇之女——策妄阿拉布坦之未婚妻。“去岁秋,臣商人自鄂罗斯归,彼又掠之”。哈萨克的这种种行径, 使他“是以兴兵而往。 ”〔从表面上看,策妄阿拉布坦的出击是缘于报复,实际上是有深刻背景的。噶尔丹时期对喀尔喀蒙古以及与清军的战争,使准噶尔的人力、物力、财力都遭受了巨大损失,削弱了准噶尔的实力。同时,沙俄不断南侵准噶尔地区,双方矛盾越来越尖锐。而在此时,哈萨克势力得到很大发展,他们利用准噶尔出现的形势,不断把牧地向东、向南卫拉特蒙古这边推进,导致双方争夺牧场的冲突和战争。此外,争夺贸易中心和贸易中心和贸易通道以及占夺对方的财富和人口,也是造成冲突的主要原因。是由游牧经济形式决定的。1698年的战争是卫拉特与哈萨克战争的又一个开端,以后, “这类战争一个接一个地不断发生。 ”1698和1699年,策妄阿拉布坦相继进攻哈萨克,夺取了额尔齐斯河西岸及哈萨克草原的大片地方,势力伸张到了锡尔河下游(今哈萨克斯坦境内)。1716年,准噶尔部主力部队从伊犁河出发,向阿亚古斯河谷周围地区的哈萨克人发动进攻,土尔扈特部与之遥相呼应,从西边攻袭哈萨克,1718年大败哈萨克军队,接着,又在阿亚古斯河打败另一些哈萨克军队,使哈萨克人退出了阿亚古斯河以西地区。

由于哈萨克人“一直没有停止把卫拉特人完全挤出谢米列契的斗争”,而且“力求靠牺牲卫拉特国家(即准噶尔地方政权,西方史学家称之为准噶尔汗国——引者注)而扩大自己的领地”。因而卫拉特人不断攻击之。“噶尔丹策零执政时代,哈萨克与卫拉特边界上的形势极为紧张。经常驻有双方的大批军队,一方为保卫卫拉特牧区免受哈萨克军队的侵犯,另一方则为了一旦卫拉特军队侵入哈萨克斯坦境内时,起先遣部队的作用。武装冲突是常有的现象”。1723年春,噶尔丹策零担心沙俄吞并哈萨克,而且自1718年头克汗死后,哈萨克内乱不统一。噶尔丹策零从额尔齐斯河抽调了大量兵力,对塔拉斯河谷的哈萨克人发动了突然袭击。毫无准备的哈萨克人舍弃牲畜、毡房和衣物四散奔逃,来不及逃走的,或被杀、或被俘、损失惨重。1724—1725年,准噶尔军队又占领了土尔克斯坦(哈萨克首领驻地)和塔什干。1738年又击溃并征服了大玉兹。俄国史学家在描述这时期哈萨克人的境况时说:“吉尔吉斯人(指哈萨克人——引者注)的破产景象极为凄惨,他们惴惴不安,仓皇逃命于各游牧地之间,结果畜群倒毙,人们饿得奄奄一息,男人抛弃妻子儿女,让他们听天由命。”

由于卫拉特人的进攻和打击,几乎整个大玉兹和中玉兹的一部分,都隶属于噶尔丹策零。《圣武记》卷4:“旋值厄鲁特强盛, ……回部及哈萨克皆为其属。”准噶尔占领哈萨克地区后,在大玉兹地区设置了总督,负责征收贡赋,并为去中亚贸易的准噶尔商队提供保护和方便。《平定准噶尔方略》正编卷49载:“至哈萨克之众……即如伊等,前曾向噶尔丹策零纳贡。”捷连季耶夫也指出:“吉尔吉斯人(指哈萨克人——引者注)的统治者向定居的民众征收贡赋,但不是给自己,而是给准噶尔的的珲台吉。”此外,准噶尔部统治者还在哈萨克实行了“人质制。”据记载,哈萨克中玉兹的大部分首领都曾派人到准噶尔为人质。“人质制”是准噶尔首领对被征服民族实行的一项统治政策,噶尔丹在征服回疆地区后就曾实行过,当时南疆回诸部和卓不是本人就是其一子,都要留在伊犁作为人质。通过“人质制”,准噶尔人就可以干预被征服民族的内部事务,向被征服者征收赋税,防止其反抗,史称“执其酋,收其赋。”

大部分不愿臣服的中、小玉兹人乃向西迁移,中玉兹的一部分移往撒马儿罕。小玉兹移到了希瓦和布哈拉,大玉兹的残部则游牧到了忽毡。中、小玉兹人赶走了巴什基尔人,占据了咸海、里海、乌拉尔河之间的所有草原,在西伯利亚引起了新的部族骚动和迁徙。准噶尔对哈萨克的沉重打击,在中亚近代史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关于这一时期的情形,霍渥斯指出:“这是哈萨克历史上一个危急的时期,准噶尔的势力这时凌驾于中亚,把哈萨克汗国压成齑粉,把哈萨克人赶出故地,使其汗国瓦解。”哈萨克人也自称此时为“磨破脚板逃难忙,力竟颠仆苦湖旁”的时代。可见在这一时期的准噶尔与哈萨克的关系中,准噶尔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的。

在这种情景下,哈萨克三玉兹逐渐团结起来,组织抵抗力量,共同打击和报复准噶尔。他们劫掠其牲畜,杀掳其部众,甚至还收复了一些失地。1726年在萨雷苏河中游偏西的布雷塔河岸打败了准噶尔军。次年底又在巴尔喀什湖以南的一次战斗中,重创了准噶尔军队,使之退出了中、小玉兹的一些土地。1732年,噶尔丹策零率军攻打哈萨克,“也蒙受损失而撤回,险些儿全部不能脱身。起先扬言,从哈萨克人那里获得了许多属人和牲畜,后来则许多人弃下成群的牲畜而徒步归来,令他们小心谨慎地驻扎在最边远的兀鲁思以防哈萨克来侵袭,并且人少不准外出。”可见当时哈萨克人的报复行动是非常激烈的。因此,噶尔丹策零决定彻底打击哈萨克人。1741年他率领1.5 万人的军队攻入中玉兹,并一直追击到了奥伦堡,掳走了许多人和牲畜。同年,又派出两路军队,一路进攻中玉兹,一路攻打小玉兹。中玉兹的阿布赉汗在这次攻袭中被俘,直到1743年9月,经过双方谈判,阿布赉才获释。 这几次的进攻是致命的,“十八世纪四十年代,卫拉特封建主所取得的胜利,暂时竟使哈萨克中玉兹各执政者变成了他们的藩属和进贡者。”中玉兹的大部分首领都派人到准噶尔做人质,接受准噶尔的统治。

 【此为第二部分,其余部分见同名其他文章】

参考资料:
[1] 论准噶尔汗国和哈萨克三玉兹的关系 http://wyxj70.blog.163.com/blog/static/38886932201111163148195/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塔玛夏哈萨克族,中央民族大学哈萨克语言文学系10级学生。 热爱唱歌、摄影、吉他和写作,小文艺派。 热衷于本民族文化资料的收集整理,因为一直关于哈萨克族的汉语资料较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建立的站点达到资源的共享,以及更多哈萨克族文化的展示。 在建站以及文章内容方面多有不妥之处,希望大家能多多指导。

行家更新